文旅泰度

CULTURAL TOURISM
11
2017-04

特色小镇划红线!为何只有“小镇”,没有“特色”?

新闻来源:华泰众城 浏览量:1908次

 

“中西部有些地区,既不具备投资基础,又没有形成产业群,却去凭空打造特色小镇,还下了硬指标。特色小镇要因地制宜,实事求是,切莫盲目照搬照抄。”——330日,人民日报《照搬,这种事还敢干吗(话说新农村)》

 

“特色小镇是一个理念,而不是‘帽子’,不能打着特色小镇的旗号去搞圈地开发。”要科学确定重点镇和特色小镇,合理控制数量,避免一哄而上,防止违法违规圈地搞开发。——323日,住建部总经济师赵晖全国特色小镇培训会上表示。

 

“防止一哄而上、防止千镇一面、防止形象工程、防止政府大包大揽。”——国家发改委为特色小镇发展划出了四条红线。


近段时间以来,特色小镇热背后,建设泡沫、简单复制初现苗头。中西部等区域粗暴复制浙江特色小镇的打造经验,未挖掘当地特色,指向了特色小镇无“特色”等现状,警惕之声渐起。


1 三大特色小镇 不可一概而论


纵观特色小镇发展轨迹,当下特色小镇主要呈现三种类型,其内部机制各有不同:建制小镇、产业小镇、文化文旅小镇。

 

第一类,建制小镇,即美丽乡村、美丽乡镇的建设,属建制镇,为特色小城镇;

 

第二类,产业小镇,非建制镇小镇,大多依托产业而形成。如玉皇山南基金小镇、梦想小镇等;

 

玉皇山南基金小镇鸟瞰图


基金小镇1.jpg

玉皇山南基金小镇鸟瞰图

 

第三类,文化文旅小镇,依托区域文化、旅游资源等打造的小镇。如乌镇、古北水镇、彝人小镇及贵州双龙镇等。

乌镇

贵州双龙镇

粤瑶小镇


三大类型中,如今发展模式较为成熟的当属产业小镇,非镇非区。面积一般一个平方公里至三个平方公里,不超过十个平方公里。镇里集聚了一些经典的传统产业,或新兴产业。大多由一家公司运营发起,后与周边的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连接,由一个企业变成一座小镇。浙江云栖小镇、电商小镇即是此类典型。

云栖小镇.jpg

云栖小镇


浙江特色小镇模式 难以全盘复制


实际上,特色小镇热与2014年浙江发展而来的一系列基金小镇、青瓷小镇、互联网小镇等的小镇兴起大有关系。20144月,浙江省政府率先出台《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重点培育和规划建设100个左右的特色小镇。

 

201671日,住建部、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联合下发《关于开展特色小城镇培育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、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、商贸物流、现代制造、教育科技、传统文化、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。同年10月,住建部公布了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,共有127个小镇列入该名单。

 

全国各地纷纷将特色小镇建设提上日程,上海拟启动一批特色小镇建设;江苏省要通过35年努力,分批培育创建100个左右特色小镇;山东省日前公布了60个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;河北省也公布了首批特色小镇创建和培育类名单共82个……已有26个省份争相申报特色小镇,特色小镇俨然成为被竞相追逐的新风口。


梦想小镇.jpg

余杭梦想小镇


数量众多的特色小镇申报背后,浙江特色小镇成为全国小镇热的效仿对象。不少偏远区域,经济不发达区域亦提出大力发展产业为依托的特色小镇。但实际上,浙江特色小镇之所以能走产业支撑之路,在于浙江的金融、互联网等产业及产业集群先天的基础较好,尤其擅长块状经济。

 

历来,浙江是中国民营经济很发达的省份之一,全省60%以上的税收、70%以上的生产总值、80%以上的外贸出口、90%以上的新增就业岗位来自于民营经济,具备雄厚投资基础。另外,浙江也是“块状经济”最发达的地区,数百亿规模的“块状经济”集群就有300多个。有此基础,浙江培育“特色小镇”才因产业而兴。

 

如杭州依托于互联网产业的云栖小镇,阿里云公司、富士康即位于云栖小镇中。实际上,云栖小镇若没有了马云的阿里云存在,难谈云栖小镇的成功。其他区域,很难复制这一资源、产业,因此若简单的复制产业为支撑的特色小镇模式自然存在问题。

 

产业为依托的特色小镇之路,仅适合经济发达、产业基础优良的区域,而无产业基础的偏远地区,走产业小镇之路则恐误入歧途。


3 走自己的文化特色、区域特色之路


中国的诸多区域,尤其没有产业基础的中西部,如何走特色小镇之路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人民日报《照搬,这种事还敢干吗(话说新农村)》中就指出,一个位于西北偏僻地区的半农半牧县,整体工业基础薄弱,全县规模以上企业只有三四家。在考察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后,打算回县城仿造一座“基金小镇”。无基础条件却一味复制,必然指向失败。

古北水镇_副本.jpg

古北水镇

对于产业发展水平相对薄弱的中西部地区而言,特色小镇之路需另辟道路,并非一定要复制产业小镇,而是应因地制宜选择打造方式。如中西部区域,自然、文化、文旅资源丰富,打造文化文旅小镇就不失为一条可行的发展之路。


濮阳古城_副本 - 副本.jpg

濮阳古城


 

但走文化、文旅之路,亦需要思考,同样需避免走入简单复制的误区。能复制其形,未必能拥有其魂。如在成都火热的远洋太古里,已成为外地游客到成都的必游地之一,但却难以复制。

 

曾有贵州某偏远县找到平安先生团队,声称希望打造太古里类似的产品。“太古里很难复制。太古里有强大的金融运作实力;同时有强大的业态运营能力;在建筑上高额成本进行极致营造;业态外显形成一道风景;更可况还有GUCCIHermèsChloé等世界一线奢侈品品牌作支撑。太古里,并不是谁都能学。”平安先生制止了对方的这一设想。

_MG_8744.jpg

洛带博客小镇


平安先生对小城市打造太古里类产品的想法大多予以否定,不支持走强大品牌和金融运作之路。提倡作地域文化产品,凸显区域自己的特色,更杜绝泛地产模式。尽管当下泛地产模式也不乏成功案例,如桃李春风、洛带博客小镇等,但小地方并不提倡泛地产模式,而是文化地域化打造。

 

实际上,特色小镇走文化、文旅之路,正是以当地特色文化、旅游资源为基础,挖掘自己的特色小镇之“特”。正如人民日报文章所说,特色小镇政策利好是为工作的抓手,但是推广特色小镇,一定要因地制宜,实事求是。







分享:
返回列表